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让我怎么感谢你
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3-13  访问量: 

前些时,友人赠我一本精装《汪国真诗选》,欣喜之余,手不释卷,竟然呼啦一口气连夜将它读完。

掩卷之际,忍不住把那些最喜欢的诗行摘抄到记录本上,特别是那一首《让我怎么感谢你》,仿佛因为懂得感恩,全世界都变得善良温情。举自己承办的一起再普通不过的赡养费纠纷案件来说,申请执行人古老汉,年逾八十,儿子古师傅也已年近古稀之年,父子就赡养问题因沟通不畅成讼,法院判决古师傅每年给付古老汉赡养费3600元。一桩小案本应朝着预想的方向顺利执结,熟知天有不测风云,古师傅在打零工时不慎摔成重伤,不幸丧失了劳动能力,本就窘迫的家境陷入绝境。我与他见面时,病床上的古师傅泪眼模糊,“张法官,之前与父亲打官司种种不是都归因于我,现在这个样子,有心无力,真是悔不当初”。他的自责愧疚之意溢于言表,至少能让我在这般冰冷的境况下,感到些许的温暖与希望。

汪曾祺说过,“文学,应该使人获得生活的信心。”——于司法,亦如是。人世无常,眼前的沟沟坎坎尚且难迈,何谈再履行赡养义务。案件执行突然吃紧起来,深入把脉案情后,我在职责范围之内尽力帮古老汉申请了司法救助,力所能及之内又联系基层组织和民政部门为古师傅办理了大病救助和低保等手续。事后,我又多次上门看望帮扶古老汉一家,顺带关心古师傅的伤势恢复和生活情况。“谢谢法官,我们全家现在日子已回到正轨。”看着古老汉无虞的晚年生活以及古师傅露出久违的笑容,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轻松放下。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何况人呢?案件办结后,我思绪难平。人立于世,难免会接受他人的恩爱泽被。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坎坷际遇,笑与泪,苦与痛,我们司法者感同身受,也理应怀着一颗体恤、怜悯之心去善待每一个生命个体,办案片刻间夹带微笑的鼓励,让弱者放下了沉重的包袱,让他们的生命旷野上,有风穿过,却并不肆虐,有雨降落,却并不滂沱。回视执行工作,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地在荆棘遍布的道路上探索,带着人性去寻找一条合适的界线、一个平衡点,不断追求实质的公平正义。如此,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才会真正有底气和动力。

“利民之事,丝发必兴。”呼唤源源不断的司法柔情,如同我们需要呼吸一样自然,就像汪国真创作的诗歌里那样情真意切,“让我怎样感谢你?当我走向你的时候,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